首页 > 书库 > 《瑶歌初上》沪语歌上海瑶 HE 瑶歌初上主角是顾子辰,靳回的小说

瑶歌初上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顾子辰,靳回的小说是《瑶歌初上》,它的作者是滢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殿上对峙的两个人。 一个高坐在上高傲的俯

|更新:2021-02-20 00:03: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顾子辰,靳回的小说是《瑶歌初上》,它的作者是滢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殿上对峙的两个人。 一个高坐在上高傲的俯

《瑶歌初上》免费试读

大殿上对峙的两个人。

一个高坐在上高傲的俯视着,一个双手后负闲适的看向那个面色蜡黄的上位者。

安静如斯,却终要被打破。

“咳,咳,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了干什么?”顾靳回眯起双眼,打量着这个逃离了七年的人。看来,他把自己照顾的相当好。

“是,但是让我回来的原因并不是你。找你要个人,顾雪若。”七年未见,七年未闻,他身上的慢性毒竟还是逃不过时间的摧残。顾子辰看着上面坐着的身形瘦削的男子,心里的酸楚之味突然窜上了眼睛,“你不是已将毒司交于雨使专研苗域奇毒么?解药还是没有研制出来?”

“心毒无药可解。”顾靳回叹了口气。像是有点欣慰他竟然主动开口询问他解药的事。

“雨使来自苗域,精通七毒、巫蛊之术。若是连她都对这种毒束手无策。那就只能……”顾子辰对他的感叹置若罔闻,什么心毒?若是心还会被毒。那么他,他们这样的人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了,纵是求神仙、跪佛祖也无济于事。

“只能等死罢了。”顾靳回接着他的话,看着顾子辰的眼神突然变的悠远了起来。这个孩子,他当继承者培养的孩子。却终究无法逃避得了仁慈的束缚,刀剑血雨,劳马奔波的日子终是不适合他。可是,他却必须承担这些,再怎么也逃不掉的。“顾子辰,让你接受这个位置有何不好?它可以带给你地位、女人和无尽的金钱财宝。”

顾子辰嗤笑一声。他双手抱在胸前,双眼眯起一道眼光直射向顾靳回,鄙夷道:“让我接受这位置,我将会瓦解掉你穷尽一生所建的黑坛和武林地位,更会伐掉这里的一草一木。”

“哦,是么?”顾靳回轻轻叹了一口气,重新靠回椅背,闭起双眼,道:“那么,等我死了你就这么办吧。原本,这黑坛就是为让你报仇而立。现如今,你杀气泯灭,恐怕再建下去也是无用了。”

顾子辰浑身一震,一个提气飞向前。他直直地站在坛主位前,沉声道:“报谁的仇?什么仇?为什么一定是我去?”

顾靳回唇角微微扯动,眼睛缓缓睁开。他只是看着顾子辰高挺的鼻梁和邪肆的双眸,想了一会便开口,“你娘的。”

顾子辰像是被天雷击中般的震得后退了两步,右脚一个踩空,身形趔趄的顾子辰翻身跳上最后一个台阶。那个唯高位者才能站上去的台阶,伸手抓起顾靳回的衣领,“若是因为想骗我继承你的黑坛而搬出这个我未曾谋面的亲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顾靳回一个拂袖扫开顾子辰的手,站起来平视着这个因为愤怒而紧握拳头的青年,“你娘,你应该都不记得的了。我曾爱慕她如斯、也曾怨她如斯。当年,只因权高位重的沐王爷一眼相中了年轻貌美的她,我和她就这样,缘灭缘起之时。”

顾靳回看了看低着头的顾子辰。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已经感觉不到他凌厉的杀气,便接着道:“你娘被逼嫁予王府时,那时的我还是她的护卫。她虽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的小姐,但也是当时名噪一时的武林世家的女儿。你娘因为从小生活在无拘无束的环境中,结识的人皆是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哪见过府中妻妾争风吃醋的样子?嫁入沐王府之后,倒还过过几天清净日子。可自从你娘有了身孕,就处在风口浪尖之上。你娘,在生下你的第二个月里,便被人毒死了。”

“我为什么要相信这些?”顾子辰心里不禁颤抖。但愿,这些真的只是顾靳回用来诓他的。

“顾子辰可记得你从小随身携带的那块玉?”顾靳回有点不忍心,原本这些是打算等到顾子辰二十五岁娶妻后再告诉他的。如果报仇不成,至少还能给顾家留个苗。

顾子辰一听,三两下就从衣襟里捞出了一块被体温温暖了二十年的玉,皱眉问道:“是这个吗?”

“这个是寒冰玉。原本和那暖血玉一对。你娘在你还在娘胎只时交给她的至交好友说是等到她生养一女时,便定给你做正妃。寒冰玉的反面刻着的那个辰字,乃指你生于辰时。那个字是你娘亲手刻上的。”顾靳回再次闭起双眼,红红的眼眶和隐忍的泪,就这样被隔开。

顾子辰颤抖着双手,翻看玉的背面,硕大的辰字就这样撞进他的心田。哐的一声撞的顾子辰膝腿酸软,险些跪倒。

“我娘的名字?”顾子辰稳着快要奔腾而出的泪,压低声音道。

“你娘出身北罗国。她是北罗名动四方的云堡三小姐,名唤顾溪。因为是庶出,所以云堡也不愿意因为她和沐王府交恶。毒害你娘的人是沐王府当时的七夫人,在三年前被封为王妃。”

“我知道了。现在的沐王妃,我会用她的鲜血来祭奠我娘的冤灵。”顾子辰转身看着紧闭的殿门。他背对着顾靳回,冷冰冰的开口,“劳烦你了。明日昭告全坛所有人,我,顾子辰于日中之时继承坛主之位。除守卫外,所有人于一个时辰前在大殿前静候!”

顾靳回有点震惊,这个情况好像和他想的有些出入。让他这么早的就被仇恨充斥内心,虽说不好,但是这却也是唯一能让他留下的羁绊。

顾子辰轻轻地把寒冰玉放回衣服里,用手心按着缓缓步出大殿,全然不顾顾靳回是否还有异议。

不相信?故事却是如此的逼真。他从小便被当继承者养在玄翎宫,不准闲杂人靠近半步的神秘宫殿,连侍女都是由坛主从亲信中一一挑选。顾靳回虽然对他严厉,但是却是百般维护,从不施以刑罚。

相信?以一块寒冰玉,以一个故事,他从此就要踏上复仇的路。一条铺满骨骸,一条充满血腥的路。

“辰”寒冰玉上的字,一笔一笔都是无尽的爱。而顾靳回并不知道辰字下面还有一句“顾溪之子”。

他娘,是那个被迫害而死于王府的顾溪。

而他,是唯一能为他娘雪恨的人。

第二日,离日中还有一个时辰之久,黑坛大殿前已经站满了人。分为六支队伍,整齐站立。头顶的烈日并不因为他们而减少一丝毫的热度。

一个时辰,没有一个人来告诉他们为何要在这里站着。只是由东管事的隐卫来告知二字“静候!”后便没有一点动静。

黑坛中戒律甚严,队伍中但凡有人耳语手动都将会被拉入云使的刑房。久而久之,黑坛众人也就再没人敢胡乱动弹。

吱呀一声,大殿的漆红大门随着声音缓缓开启,步出了三个男子。正是坛主和东管事,还有那个消失了七年的尊者—顾子辰。

顾子辰走向前,摆手示意东管事顾左岩。顾左岩随即点了点头,俯视下面,高喊:“现任尊者顾子辰,于今日正午时分接替黑坛坛主之位,执掌图腾令,仍居玄翎宫。东西管事、六阁阁主仍设,各司其职。”

顾左岩点了点头,转身看着顾子辰:“还有什么吗?”

顾子辰摆摆手,上步前去,顾左岩随即退下。

“不是说让黑坛所有人在大殿前听令吗?”顾子辰双眼睨了下面的人一圈,慵懒道:“西管事还没睡醒吗?还有雨使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影突闪,跪在面前道:“属下是西管事的隐卫,管事身体不便,东管事说他可以转告。”

“哦,身体怎么了?。”顾子辰对身后的人道,“身体不便我就自己去他那里看他,以后还有这样的事,事先禀告。”

“是!”顾左岩眉头突地皱起,他,怎么变的这么快?昨日还是那个潇洒不计左右的人,而今日却仿佛是那个嗜血的尊者又回来了。那尊贵不可侵犯的样子,让他看的有点牙齿发抖顾左岩看着他:“雨使被老坛主幽禁。除非以图腾令相请,雨使不得出阁半步。”

顾子辰听罢,斜眼看了身后的顾靳回,道:“今日起解除雨使禁足令,让她明日来玄翎宫外等候。”

顾子辰看也不看下面的众人,对身后一直站着未言一语的顾靳回道:“凌霄宫距离听雨阁是最近的吧?以后你就住那里吧。”

顾靳回点头微笑:“不必顾我,以后有什么想知道的还是可以来问我。关于你娘的。”

顾子辰并未回答,抬脚从顾靳回身边走了过去,直往玄翎宫。

这就是身为上位所要建立的不可侵犯的冷漠啊。再是兄弟,再是朋友,也要隔上一点距离。

不多言语,不多微笑。

“顾子辰你去哪里了啊?”季莩洛早就起床在玄翎宫中绕了一大圈,却没有看见一个人,整个玄翎宫就只余她一人。季莩洛趴在窗边,清楚地看着湖对岸轻旋过来的人影在这边稳稳地站定后就奔了出去。

“呵呵,等会我派人带你去落雪阁住。你一直住在这里,恐怕会招致别人的流言蜚语。”顾子辰终于释然的一笑。在这里,做他自己就好。

“真的吗?”季莩洛眼睛睁大,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她顿时觉得在黑坛里也没有多么可怕。季莩洛高兴地拍了拍手,可是一想到他也因为想要帮助自己而不得不留下。她低下头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是一直就住在这里吗?”

顾子辰轻轻地嗯了声:“有什么事你就可以给雪使说。还有,在这里,最好不要喊她在你们那里的名字。”

季莩洛点头,随即对着顾子辰嫣然一笑:“我今日早上在这里转了一大圈,发现这里还有厨房哎!”季莩洛一边说着一

《瑶歌初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