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柳门闺相》柳门闺相好看吗 蕾丝 柳门闺相帝王攻

柳门闺相

现代言情连载中

《柳门闺相》由网络作家吃货之名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柳默慎,陶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柳默慎听见道清和自己说话,便转过头去,迎上了道清

|更新:2021-02-13 20:04: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柳门闺相》由网络作家吃货之名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柳默慎,陶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柳默慎听见道清和自己说话,便转过头去,迎上了道清

《柳门闺相》免费试读

柳默慎听见道清和自己说话,便转过头去,迎上了道清的眼神。

此时的道清看着自己的表情,哪里还有半分的惧意?

柳默慎呆了一阵。

她有救人之心,奈何别人没有放她之意。

呆了会儿,柳默慎才施礼道:“道清师父。”

道清笑道:“外面风大,居士这样呆站着,当心受了凉。”

柳默慎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多了份感动:“多谢师父,那我回房了。”说罢,又是一礼,便回身进了屋。

道清看着这样的柳默慎,心中更是安然了。

那人说得是,柳默慎不过就是一块木头罢了,看着吓人,其实没有半点儿本事。

不过就是一点的关心,她就能如此感动。

“不过就是块木头,也值得你如此害怕?”

“你那哥哥已经入瓮,只要你帮我做了这件事情,你那哥哥就再也不能扰到你了。”

“无相庵上下百人的清誉,你当真忍心因你而毁?”

“她是煞星入命,她既然都将麻烦带到了无相庵,你除了她又怎能算杀业?”

“她若不会妖法,你怎么会如此怕她?”

那个人说的话,每一句都让道清觉得心中更平静一些了。

是了,柳默慎就是一个会妖法煞星,杀她一人就能救世人无数,为何不杀?

道清越想越觉得理所当然,到最后,面上慢慢浮上了诡异的笑容。

这种妖孽,绝对不能留!

道清想着,最终低声念着“不能留,不能留”,就转身回了禅室。

对面,柳默慎在窗边,默默地看着对面道清的背影,半天才道:“青虹。”

青虹正傻乎乎地站在那儿,心中还在怨念今天因为陶归没有看够热闹,听见柳默慎叫自己,忙道:“姑娘,什么事儿?”

“去叫道之师父来吧。”

===

而此时,陶归大人正在无相庵为她们几个侍卫准备的房间里,愁得直抓头发。

方才已经有女官来告诉她,原来刚才遇见的小丫头,就是忠勇公柳恒同的二小姐柳默慎。

原来这就是那个京中盛传克母败家的柳家二小姐?那知道宫中之事也不奇怪。

所以,心中还有其他的事情要烦忧的陶归,早就把柳默慎的事儿抛在脑后了。

一旁,穿七品官服的女子见状,大着胆子道:“大人,要不我们先走,再偷偷回来守着?”

陶归喘着粗气,往椅子里一斜,道:“你以为我没想过?可是那个小老太太要是这么好打发,我还用在这儿发这个愁?惹怒了她进宫面圣,我挨打削官事小,连累父兄怎么办?”

那女官听她如此说话,慌忙咳了一声,看了看门外,道:“大人慎言,当心隔墙有耳。今日来的大户人家可多,这话要传出去了,可真就要挨打丢官了。”

陶归哼了一声,道:“怕什么?横竖都是丢官,让人传去。”

其实,今天来这里的人,多为陶归提拔的。也是因为没有外人,所以陶归的这些牢骚才敢如此说出。

发泄了一阵的陶归又觉得心中一团烦躁,愤恨道,“大不了,我就找京畿城防营,让他们派兵来,把这无相庵给围了。”

那女官更是笑了:“瞧大人说的,要是城防营能靠近这尼姑庵百丈之内,还用我们内侍卫亲来?”

陶归当然知道这事儿行不通,刚才不过是气急了。她稳了稳心神,才道:“要不,我们先撤一半的人,剩下的在山门外驻守?想来这尼姑庵,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儿吧。”

那女官也是满脸犯难,想了想才道:“大人说的也有道理,若是真惹嬷嬷动了火气……如今天气热,又是在山上,一旦出了什么事儿,大人就更脱不了关系了。”

陶归这面正愁着,外面突然又进来了一个女官,拱手道:“大人,庵中一个叫道之的师父求见。”

陶归此时哪里有耐心听别人絮叨?立刻不耐烦地摆摆手:“不见不见,忙着呢。”

那传话的女官见她如此,便上前一步,小声道:“大人,道之师父说,她要说的事儿,与您的前程性命有关。”

陶归听说,皱了皱眉,道:“什么师父?”

“道之师父,是住持师父的亲传弟子,在京中贵妇之中挺有名气的。”那传话女官笑道,“不管是什么,大人不妨听听呢。”

陶归沉思一阵,坐正道:“叫进来吧。”

“是!”那女官一拱手,便退了出去。

===

七月初十这天半夜,阴云低沉,天黑压压地,仿佛伸手就能触及。

无相庵中,众人皆已入睡。

道清抹黑出了房门,只觉得一阵冷风吹透了衣服。

她打了个哆嗦,手脚不自觉地开始发抖。

她偷眼看向柳默慎的房间。

也是一片黑暗,连点儿响动都没有。

没事儿,不会有事儿的。

道清在心中给自己壮着胆子,快步向佛衣阁走去。

待走到佛衣阁门口,道清拿出钥开锁,可是因为心中害怕,她的手一直在不停地颤抖,以至于怎么都没办法将钥匙插进锁眼之中。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将夜照得宛如白昼,紧接着又是一声闷雷。

“啊!”道之吓了一跳,人向后一摔,跌坐在地,钥匙也落了地。

四周又归为寂静的黑暗。

没有一个人,只有她自己。

今夜,难道会下雨?那岂不是白放了火?

道清想着,突然又想起了那个人。

穿着布衣长袍,一张平凡的脸,平凡到毫无特征,以至于让人无法形容他的模样。

看过就忘的一张脸,偏偏行事和说话,却让人无法忘却。

那人不会有错,他既然让自己务必今夜放火,就一定能在今夜,除了那些妖孽。

道清想着,突然又有了勇气,便慌张地在地上摸到了钥匙,一鼓作气打开了佛衣阁的大门,走了进去,将阁中藏着的几罐火油取了出来。

她提着这几罐火油去了柳默慎禅室的旁边,快速将那火油淋在了禅室的周围和墙上。

然后,便拿出了火石,连打了几下,终于出了火,终于将火折子点燃。

只要将火折子扔到地上,她就成功了。

道清拿着火折子,突然想起了柳默慎那总是发呆,又怯生生的模样。

道清心中没来由地发慌。

明明是一个孱弱的小丫头,怎么就成了妖孽?又哪里像妖孽?

还有她身边那个小丫头,傻乎乎的,会是妖孽吗?

道清呆呆地举着火折子,不知为何,俏丽的脸上,突然多了两道泪痕。

突然间,周围亮如白昼。

住持师父清冷中还带着痛心的声音陡然响起:“道清,你这是为何?”

===

道清一愣,就看见道之扶着住持师父,站在人群之中。

一个官衣女子猛地上前,将她手中的火折子夺下,熄灭。

道之看着,轻声道:“陶大人不必担心,那罐中的火油,贫尼已经换成水了。”

道清腿一软,瘫坐在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围。

有庵中的师姐妹,还有十数个身穿官服的女子。

怎么会?她们怎么会知道?怎么可能!

陶归看着瘫倒在地的道清,问道:“这是贵庵的师父?”

道之叹了一口气,道:“是贫尼的师妹。”

陶归又看了看禅房,问:“这屋中是谁?”

“是忠勇公家的二小姐,此时在庵中暂住,为了给家里祈福。”道之说。

那个小丫头?陶归心中微动,看向道之。

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道之那天来找她,只是说庵中近日会有大事发生,想要在七月初十这天夜里,借陶归的侍卫一用。

难道她所说的大事,就是要抓这个打算点火的尼姑?

陶归觉得自己被耍了。

这点儿事情,她们庵中自行处置就好了嘛,干嘛要她来?

想着,陶归面上表情一沉,刚要开口,却大风突起。

一阵大风吹过,竟然将这些人拿着的的火把吹灭了大半。

有几个身子弱些的尼姑没有站稳,竟然被风吹到了。

天上的阴云,也被大风吹散了开,露出了当空明月。

道之见状,忙扶着住持道:“师父,我们先回房,明日再来审问道清吧。”

住持师父已经有了年岁,如今又见自己的徒弟险些做出这种事情,心中更是伤心,便哑着嗓子道:“你来安排吧,先把道清关在她的屋中,让人看管好了。”

道之点头道:“是。”

说罢,扶着住持师父,向着禅房走去。

待走到陶归身边之后,道之才道:“大人,这就是我说的关乎大人身家性命的大事。”

陶归刚要说话,又是一阵大风迎面吹来,吹得她几乎不能开口。

“罐中的火油,贫尼已经换成水了。”道之方才的话,令她打了个激灵。

若是方才那火真的烧了起来,油助火势,这风不但吹不灭大火,还能成了帮凶。

到时候只怕整个无相庵都要烧了。

而她呢?曾打算撤掉一半的侍卫,其余的人驻扎山门之外。

那到时候等她发现火势再赶来,就晚了。

想想庵中此刻住着的那位大人物,陶归心中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

想着,她立刻对手下道:“看好了这姑子,且莫让她出了事!”

而禅室之中,从头到尾没有出现的柳默慎,坐得仿佛一尊泥像一样,静静听着门外的动静。

身旁,是吓得瑟瑟发抖的青虹。

待到风起之时,月光照入禅室,柳默慎有些恍惚。

这一世,在这一刻,彻底变了模样。

《柳门闺相》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