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太后七岁七岁七七岁》孝庄太后活了多少岁 小说在线试读 太后七岁七岁七七岁Basher

太后七岁七岁七七岁

现代言情连载中

《太后七岁七岁七七岁》作者:深色百合,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夕夕,小翠,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天气虽然有些凉了,但午后的阳光总能让人暖得昏昏欲

|更新:2021-02-08 15:02: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太后七岁七岁七七岁》作者:深色百合,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夕夕,小翠,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天气虽然有些凉了,但午后的阳光总能让人暖得昏昏欲

《太后七岁七岁七七岁》免费试读

天气虽然有些凉了,但午后的阳光总能让人暖得昏昏欲睡。

在宰相府一个僻静的角落里,两个小人,一男一女,一外一里,正趴在窗口边,紧紧盯着一只破陶罐。

男孩子瞪大了眼,喝道,“去!反咬它!”

女孩儿一手拿着肥得流油的大鸡腿啃着,一手叉了腰,“咬住它的腿,别松口!”

“你耍赖,你刚才戳了我的元帅!”

“我的大将军战无不胜,我怎么可能用这种下作的招数?”

小男孩翻翻白眼,“下作的人当然会做下作的事。”

“你凭什么这么说?”女孩儿抹抹油光闪闪的嘴,隔着窗棂逼视他。

小男孩儿微哼一声,“我娘说你是捡来的野孩子!”

“你才是野孩子!”小女孩儿秀眉一挑,将手中的鸡骨扔出去,乘他躲闪的功夫,一伸手将两只蟋蟀分别握在手心。

“喂,你这个野丫头,你若是敢伤了我的元帅,我饶不了你!”小男孩隔着窗口的栅栏,将手猛地探进去一抓,却被小女孩闪身躲过了。

女孩儿从书桌上跳下去,冲窗外的男孩儿吐舌头,“呸,你就像这只蟋蟀,又丑又笨!如若不然你找我来做什么?夫子留的课业却要找我来做,羞是不羞?”说着的,将自己的蟋蟀放回著篾编的蝈蝈笼中,只作势要将他的蟋蟀捏死。

见自己够不着她,男孩儿又急又气,脸憋得通红,才冒出一句,“有本事你出来!”

女孩儿白他一眼,小胸脯一挺,“有本事你进来啊!”

男孩儿想了片刻,忽而乐道,“哼,爹爹和娘亲疼我还来不及,怎会教我在此受苦?也只有你这野丫头才配住在这里。”

“你!”一句话戳到她的痛处,女孩儿脸庞微红,却很快装作不在意道,“你难道没有听过‘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吗?我这便是在吃苦!爹爹这是为了我好……”

男孩儿抢白道,“哼,爹爹哪里记得你?你吃素都吃了一个多月了,想要点荤腥还不是找我?我要不是看你可怜,才懒得理你呢!就你那笨脑袋,恐怕你连自己的名字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听他这样编排自己,女孩儿撅撅嘴,“我是七夕的生辰,叫夕夕有什么奇怪?”

“那样的说法你也信?我娘说了,‘夕夕’叠在一起不就是个‘多’字吗?爹爹嫌你是女孩儿,认为你是多余的,你难道不是野孩子?!像你这样一个多出来的女孩儿,能当什么大任?依姐姐要做皇后了!你还不是在这里关着?”

“你……”夕夕的脸白了一阵,正想将他狗血淋头地骂回去,忽听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忙应一句,“谁?”

却是一个小丫鬟,她贴在门边,急急地唤道,“五小姐,五小姐,老爷正往这边来了。”

“小翠,你开什么玩笑?”听了小翠的话,夕夕自是不信小翠说的。夕夕的父亲是当朝宰相,是凌虚国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常忙得不可开交。平时,一年到头也不过能瞧见三四回,怎么可能在这关键的时候跑来这偏僻的角落寻自己?

“千真万确。夫人遣我来告诉五小姐一句,千万别惹急了老爷,凡是老爷说什么都要点头。”小翠的语速飞快,像倒豆子一般噼噼啪啪地落了一地。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夕夕一愣,待要细问,小翠已经走远了。

见她不似开玩笑,夕夕也顾不得许多,便伸手要收了那窗台上的破瓦罐。

男孩儿却趁势捉住她的左臂,不依不饶道,“还我元帅!”

夕夕将右手高高举过头顶,“哼,你真敢这样一直揪着我?爹爹马上就到,说不定等会儿你真能进来了……”

“骗人都不会!爹爹怎么可能来这里?”男孩儿拉着她,伸手要去捉她的右手,却够不着。

夕夕见挣不脱,伸出右手一甩,将手中的东西抛出了窗外,“你自己捉去!”

那只黑色的小玩意儿蹦跶两下,一跃跳进床前的一丛枯草中,不见了。

“算你狠!”男孩儿一急,只得松了手,循去了。

夕夕看他蹲在草丛边细细地寻蟋蟀,不由偷偷掩嘴笑两声,转身将左手中握着的蟋蟀塞进蝈蝈笼中,然后拎起笼子晃了晃,“将军乖,使劲儿咬!千万不能让这只臭元帅讨了便宜去!”

正说着,却听见门外开锁的声音,夕夕蓦然一惊,记起小翠说过的话,忙用袖口擦干净唇上的油渍,回到窗旁的书桌前,迅速摊开一张写了半页的宣纸,弄了些灰抹在脸上,然后抱着蝈蝈笼钻进破破烂烂的被窝里。

宰相府的柴房原本就建在逼仄角落,夕夕住的这间却又是最差的一间,纵然在白日也是极昏暗。因为常年锁着,黝黑破败的四壁散发出腐朽的气味。窗棂、门框上漆片斑驳,破旧得裂了缝,只用废旧的纸张简单地糊了一层,萧瑟秋风从那些狭小的缝隙中钻进来,发出一声声短促的呜咽。

许久没有到柴房来瞧,想不到已经破败到如此,是该派人修一修了,这个罗管家不知道整天忙什么去了。

萧正宗在门口立了好一会儿,屋里没有炉火,温度和屋外却没有几分差别,这让他觉得有点冷。过于幽暗的房间,让他的眼睛有些许不适,瞧不清房内的陈设。摸索着刚走两步,却听见一阵剧烈的咳嗽,循声走过去,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小小的人儿。

他的心猛地抽紧,“是夕儿吗?”

“你是?”那原本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此刻听来有些许沙哑。

“是爹爹来看你了。”萧正宗俯下身子轻声道。

“爹爹?”夕夕微睁了眼。

“你病了?”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掌覆上她的额头,“不烫啊,可是因为冻着了?”

“不!没有。”夕夕已搂着他的胳膊不放,呜呜哽咽起来。

萧正宗挣不脱,只好任她将鼻涕眼泪都抹到自己的新官袍上,“乖,爹爹过去关心你太少,让我儿受委屈了。”

哭了好一会儿,夕夕才仰起花猫似的小脸,“不,爹爹。是夕儿故意要将二娘的猫弄死的。夕儿以后都不敢了。”

萧正宗的眼睛终于适应了室内的昏暗,看清眼前人的模样。的确是一张和依依极为相似的可人小脸,只可惜稍显憔悴了些,不过若是用心装扮一下应该不会让人瞧出破绽。

“没事的,那件事为父早已忘了,你二娘也忘了,不过是一只猫,你也不必过于挂怀。”萧正宗安慰她。

“二娘真的也忘了?”夕夕腆着脸小声地问。

“自然。”

“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再待在这屋子里了?”夕夕的心底燃起些许希望。

“当然。”

“那,我可不可以吃肉了?”夕夕绞着手指。吃了一个月的青菜萝卜,如今闻到萝卜的味道就反胃。

萧正宗一笑,爱怜地望着她,“想吃多少吃多少。”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和娘亲在一起了?”她小心地提出了这个所有人一直避忌的问题。

“你的娘亲么……”萧正宗轻轻抚着她的头发,便没有了下文。

察觉出他的犹疑,夕夕又继续问,“爹爹,那,我更不是野孩子,对吧?”

萧正宗忽而呵呵地笑起来,“人小鬼大,你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他怕她再问古怪的问题,忙从袖中取出两块儿点心,递到她手上,另一只手却抚着她清瘦的面庞,“我的小夕儿,饿了吧?这杏仁核桃酥,知道是你喜欢的,特意留的。”

“谢谢爹爹。”夕夕生怕他将脸上的灰擦掉了,侧脸躲开他的手,现出饿了许久的模样,伸手拿落初文学心便往嘴里塞,这吃相便差了些,瞧得萧正宗直皱眉。

夕夕却似乎没察觉到他的不悦,三下五除二吃了,用手背拭去黏在嘴角的点心末,才心满意足道,“和上次中秋节皇帝赏的月饼一个味道,甜香酥糯,唯一的不足却是甜了些,不过比茗香居、荣丰斋、朱家铺子的点心好了太多,应该是依依姐姐大婚的礼品吧?她就好了,以后日日都可以吃到这样美味儿的点心了。不过幸好,我和姐姐的关系最好,姐姐又疼我,以后我可以向她多讨些。是不是啊,爹爹?”

“是。”难怪海兰非要自己罚她吃斋,而白玉却提醒自己务必带上点心,萧正宗笑了笑,“那,你的依依姐姐现在有事请你帮忙,你会不会帮呢?”

“那要看是什么麻烦啊。”夕夕仰着小脑袋,一本正经地掰着手指,道,“比如,她若是被爹爹罚到柴房抄一百遍经文,那我便不能帮,否则爹爹更会生气……还有,她若是背错了书,要被先生打手心,那我也不能帮的,因为我的手心已经很肿了,若是再打便会烂掉了……她若是贪吃,吃撑了肚皮,我也帮不了的……当然,也有能帮的……”

“嗯哼,”萧正宗听她越说越离谱,笑着打断她的话,“不是这些。你只需要扮成姐姐的模样,替她做件事情就好……”

“扮成她的模样?”夕夕的小脑袋立即摇得像拨浪鼓,“不好不好,姐姐走路又慢又缓,吃饭是按米粒数的,背书又快,还能写诗作画,夕夕笨死都是学不会的。”

见她不依,萧正宗忙从又取出一包点心,“只要你这样做了,那你每日都吃到这样美味儿的点心,而且,你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这个嘛……”闻到点心的香味儿,夕夕腹中的馋虫便闹得慌,可是他突然开出这样的条件,却让她心里不停

《太后七岁七岁七七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