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窈窕殊女》窈窕苏女 小说 弱受 窈窕殊女玻璃

窈窕殊女

现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窈窕殊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谩歌,主角任安然,白浩,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一大早,Chun喜和冬暖送来任安然的衣裙,看向任安然

|更新:2021-01-14 15:03: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窈窕殊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谩歌,主角任安然,白浩,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一大早,Chun喜和冬暖送来任安然的衣裙,看向任安然

《窈窕殊女》免费试读

一大早,Chun喜和冬暖送来任安然的衣裙,看向任安然的眼光都带着暧昧。这让任安然有苦说不出。看来白大爷不能人道的事,在府中知道的人不多。

澄怀园厨房的早饭还没呈上,月巧便过来请白嚣和任安然去居安阁用早饭。看来白嚣突然发病、又迅速痊愈白府里的人都习惯了。

进了居安阁,任安然发现饭桌上全是熟面孔。几天未见的白浩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桌子前面。而他的母亲王氏则站在白老太太身后侍候着。

“仪芳,你也坐下吧。今儿我们不必立那些规矩了。”白老太太慈祥地道。任安然松了口气,按理她这个做媳妇的是要站在婆婆身后为也布菜什么的。现在老太太发话了,她也不必立规矩了。王氏是白嚣最不待见的人,她最怕夹在中间了。

白嚣同任安然向老太太请过安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二娘安好!”任安然要上前请安,也被他给拉住了。

王仪芳今天穿了一身粉紫色的衣裙,精心描画的妆容硬是将她衬得水灵鲜艳,一点也不像是个十四岁孩子的母亲。听白嚣仍是称她为“二娘”,因着是在白老太太面前,她神色不变,目光落在白嚣和任安然紧握的手上,笑道:“嚣儿,昨儿是与安然洞房了么?看安然这脸色,是给累有吧?快,玉竹,吩咐下去,记厨房给大NaiNai炖些滋补的汤羹送澄怀园去!”

这话太打脸了!任安然总算明白白嚣为什么要让她见了王仪芳就躲开了。白嚣不能人道,这是白府中主子们都知道的事。王仪芳现在这么大张旗鼓地说开了,让任安然和白嚣的面子往哪搁?

“娘……”白浩拉了王仪芳一把,“我都饿坏了,快吃饭吧!”

白老太太意味不明地看了王仪芳两眼,淡淡地道:“吃饭。”

王仪芳殷勤地给老太太添粥布菜,嘴里像抹了蜜似的。白老太太也极为受用,叹道:“我就喜欢一家人这么热热闹闹的吃饭。可惜嚣儿成天忙于生意上的事。浩儿又是个玩野了的,成天不着家……”

“哪能呢?”王仪芳轻轻拍着老太太的背,“浩儿年底就满十五了,他昨儿才对我说要学着管铺子里的事了!母亲不如就试着交两间铺子给他让他管管试试。管不好的话,母亲到时候再责罚不迟!”

“我没有这么说过!”没等白老太太作出回应,白浩已抢着开口了,“祖母,我想出去走走!大丈夫立于世间,脚下的路有多远,心才有多宽!孙儿想出去长长见识!”

白老太太喝了一口粥,嗤笑道:“别说好听的哄我这老婆子了!是不是又想去哪里拜名师学武呢?家里为你兄弟二人请的师父都是上京一流的好手,你能把你师父的武功学到手已是你的能耐了!”

一提到武功,白浩来了精神:“祖母,师父的武功的确比我高。但是,江湖上有比他更厉害的大侠!小李飞刀,你们听说过没有?飞刀出手,例无虚发!我要去寻找他,跟他学飞刀!还有,六脉神剑你们见过没有,就是手中无剑,以内力为剑……”

任安然被一口粥给呛得大咳起来。Chun喜忙给她拍着背,白嚣也体贴地递上一杯茶。不过他看似温柔的眼神足以将她杀死。

“你这孩子,说这些做什么?不知道你大嫂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么?她哪里听过这些事?你别吓着她!”王仪芳抓住机会贬低任安然一番。

“浩儿在哪里听说的这些事?可靠么?”白老太太倒对白浩的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从前年白嚣和他父亲在外出事后,她不再反对白浩习武,对于他在武学上的要求还格外支持。

任安然刚缓过气来,喝了一口热茶,冷不防又给呛了一口。王仪芳自觉自己的儿子在老太太面前出了彩,得意地睨了任安然一眼:“母亲,浩儿腊月就满十五岁了,学武重要,可是学着打理生意更加重要。您知道,嚣儿他恐怕……”

“胡闹!”白老太太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嚣儿怎么了?我的嚣儿好好的!白家生意有嚣儿打理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王仪芳立马噤若寒蝉。不等白浩再次开口说学武的事,白嚣温言道:“祖母,我今天便想动身去大觉寺。府里的事有劳您老人家了!”

白老太太的注意力成功地给转移了,“去吧。多陪你娘几天。把安然也带上吧。多住几天。过几天等她身上好了,让她也为你娘抄你卷经……我苦命的明华……”

白老太太红了眼圈。王仪芳一边安抚着老太太,心里却是恨得咬牙切齿。

一餐饭吃下来。任安然也算明白了,在白府中。老太太力挺长孙白嚣,有意让他执掌白家当家大权。而二娘王仪芳却想让自己的儿子白浩接手白家生意,偏偏白浩又是个醉心武学的人。

这是任安然来白府后第一次出府,Chun喜和冬暖将她日常生活用品给收拾好了,在澄怀园里等着祁武来接她们与白嚣同行。

“嘿……那个你能告诉我李寻欢李大侠他住在哪里么?”白浩不知从什么地方蹦出来了。

“臭小子,这么快连姐姐都不叫了么?”任安然看到白浩就想教训他,早上他差点害死她了,“还有,以后别在人面说我给你说过的故事!我说过了,那只是故事!这个世上根本没有那样的大侠,也没有那么霸道的武功!”

“我不信!”白浩不无鄙夷地道,“你是不是看到我母亲今天想要祖母给我两间铺子而不高兴了?笨女人,告诉你吧,只要我想要争取,白家当家之位就轮不到白嚣!你如果老实地告诉我李大侠倒底住在哪里,我今天就可以向你保证,我这一生都不与白嚣争夺任何东西!”

没想到才几天不见,这臭孩子又变得那么桀骜不驯了!不过,不没等任安然回应他,他就匆匆离去了。任安然回过头一看,只见白嚣换了一件白缎的缣衣,站在她身后十步之遥的地方冷冷地望着这边。

一直到出府,白嚣也没有说一句话。马车上只有任安然和白嚣,祁武骑马在前面开路。中间是任安然和白嚣坐的马车。后面还有一辆马车,车上则是随侍的Chun喜冬暖,以及一些必须的杂物。

“那个,我没有和白浩……二弟说什么!是他自己提起当家之位什么的……”任安然明明什么也没有说,但不知为什么在白嚣面前有些心虚。

过了很久,白嚣才从书简之中略抬了抬头漠然地道:“我知道。”

“你相信我?”任安然有些激动。

“因为那样对你没有一点好处!”白嚣又埋头于书简中,“就算你对他说了什么。他也拿不出你所要挣的一万两银子来!”

白嚣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来就让任安然想到自己的卖身契!她试探着问:“大爷,府中无论是主子还是奴才都有月银吧?不知我一个月有多少?”

“你想用自己的月银来换回那张卖身契?”白嚣仿佛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朗声大笔起来。兴许是出了府不再受那么多拘束的原因,任安然觉得他笑得特别好看!听到他的笑声心情也是舒畅的。

白嚣饶有兴趣地道:“你是白家大NaiNai,一个月月银十两。你算算要多久才存得够了!”

任安然哪里会去算呢?而且,她压根儿没有蠢到用那么一点银子来为自己赎身!她只想把她的月银作为她赚取第一桶金的本钱呢!

车帘半卷,秋日的阳光斜斜地照进来。白嚣斜倚在车壁上,手里是因反复翻阅而变得光亮可鉴的竹简。一身白衣的他显得越发高蹈出尘。任安然承认,这一刻她的确被他高华的气质所吸引了。

冷不防白嚣猛地抬起头来,悠悠地道:“还没算好?”

“啊?”任安然有些心虚地道,“那个,我是想问问你生意方面的事!”

“你想插手白家的生意?”白嚣坐直了身子,冷冷地睨着她,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做点小生意赚点小钱……比如说,出书。我会写书,而且我写的书一定有很多人争着读!我想向你打听一下纸书的成本方面的事!”

白嚣放下竹简,似笑非笑:“你父亲饱读诗书,只是命运多桀。但你想凭你父亲教你的诗书就著书立说,是不是太瞧得起自己了呢?”

“不要瞧不起人!”任安然觉得自己受了侮辱,“大爷你是生意人,我们就以生意人的方式来谈这件事!你给我提供纸书的成本、购买人群方面的信息。我付你资询费!你只需要动动嘴就可以赚到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白嚣轻笑一声,果真将手摊到她面前:“你有银子?”

“我把这个月的月银付给你!”任安然见他久久不应声,那只手就伸在她面前,修长的手指很好看,但看在她眼里每一根都似在嘲弄她!她咬咬牙,作壮士断腕状:“两个月?三个月?得了,最多三个月!不然,我回去问别人是一样的!”

白嚣倏地敛去脸上的笑意:“别去找二弟!到时候弄出什么麻烦来……”

他的话被马车突如其来的震动给堵了回去。一声尖利的马嘶之后是兵刃出鞘的声音。他们一行已被一伙着装整齐的男子团团围住。

《窈窕殊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