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女当谋》嫡女为谋沐纤离 小顶 嫡女当谋小攻

嫡女当谋

古代言情连载中

《嫡女当谋》作者:零壹向南,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姜之湄,文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姜之湄和母亲离开福荣院后便回到了东院,文氏于是又

|更新:2021-01-09 00:03: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嫡女当谋》作者:零壹向南,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姜之湄,文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姜之湄和母亲离开福荣院后便回到了东院,文氏于是又

《嫡女当谋》免费试读

姜之湄和母亲离开福荣院后便回到了东院,文氏于是又吩咐去请大夫过来再看看。

她没有专门学过医学,但从小耳濡目染,还是了解一些基本的常识。

再加上她从小不爱吃药,又喜欢自己做东西,便在药膳这一块颇为精通。

在福荣院里近距离瞧着姜老太太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是肺部有损,言语之间中气不足,吐词含糊,应当是气血不足,喉中带痰。

治疗肺病的药膳,姜之湄记得有不少。但是姜家老太太是个吃斋念佛的人,不沾荤腥。她想来想去,倒是有一道白果扒草菇是合适的,白果性平,味甘苦,归肺肾。食之可敛肺气,定喘嗽,止带浊,适合脾胃虚寒、食欲不振者使用,可以做出来给老太太试一试。

这般想着便同文氏提出要亲自下厨做一顿药膳给老祖母。

文氏起先听闻十分惊讶,自己的女儿虽然会动手做些茶点,可却从未见过做药膳,这也便罢了且不说,她是极少会去主动去讨好自己的老祖母的,就连着这次去请安也是略微有些出乎文氏的意料。

姜之湄也并非想要讨好谁,她只是觉得自己既然来到了这里成为了姜之湄,那她就应该去做这些事情,自己的奶奶病了,孙女去看望一下,照顾照顾不是应该的吗?加上药膳是她本来就会在现代的时候常常做的,便觉得是些理所应当的事儿了。

不过变化总是好的,文氏便问她需要些什么材料,只管让下人去准备。

姜之湄思量片刻,将食谱在心里过了一遍,还要把计量单位换算一下。

“白果三钱,草菇九两,在要些许陈皮和生姜,其他的东西,厨房应该都有的。”

朱嬷嬷在一旁一一记下,见着自家姑娘同老夫人好,她自然是千个万个地愿意,以往夫人总在两者之间为难,现下可真是再好不过了,于是连声应着下去准备了。

此时西院内,陈氏正坐在桌前,给一件纯白里衣绣上领口的花纹。

陈氏的绣功极好,在做姑娘时便颇有名气,姜二爷自从与陈氏成亲后所有的贴身衣物全都是出自陈氏之手。

刚绣了没多大会儿,李嬷嬷便急急地走到她身侧附身说道:“夫人,大姑娘回了,这会儿刚从福荣院那边出来,大夫人那边又传了大夫。”

陈氏皱眉:“刚回来就去了福荣院?她以往不是.....”

“正是呢,老夫人那边虽免了请安,大姑娘还是一回来就去了,怕不是大夫人那边给交代的?”

陈氏低头,不置可否。

姜老太太重男轻女,对自己的一干孙女们都不大重视,一开始对姜之湄还有几分看中,但由于其他人还知晓时不时对她老人家讨好一番,可姜之湄却偏不,加上由于原身对武将身份的排斥,让老太太更加不喜原身,就算姜之湄父亲是长子,母亲是老夫人的表侄女,也让姜老太太逐渐对这个孙女寒了心。

“以往可是连做做样子都不愿意的,如今病了一遭,去那庄子上呆了几十天,倒是转了性儿了。”陈氏漫不经心地将绣着的里衣拿了起来,对着窗子外透进来的光看了看,“这倒也是奇了怪了,以往可是不愿意跟这沾边的啊。”

李嬷嬷琢磨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说道:“怕不是大房那边,劝住了?”

陈氏笑睨了李嬷嬷一眼:“你以为过去我那大嫂没少劝着的吗?做着中间人,里外不是人。以往说多少都是无用,偏现在倒是有用了。”

李嬷嬷有些纳闷儿:“夫人,这是为何啊?奴婢蠢笨,就是不明白这大姑娘在姜家可是顶尊贵的人儿了,怎么就不愿意和家里扯上关系呢?”

陈氏闻言一哂:“你啊,眼睛只瞧在面上,我那侄女可不就是太尊贵了,尊贵得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长着武将的根,偏还见不得人说,一心学着那世家做派,不知道恶心谁呢。”

陈氏是商贾出身,以往做派从来妥帖,虽然她心里见不得大房,却表面功夫做的极好。

“这么说来,大姑娘心底瞧不起自己本家?”

陈氏撇了撇嘴:“倒也不至于,只是心里有些芥蒂罢了,小时候还好,自从长大了,开始有自己的小心思了,跟那世家贵女们处在一处,被那王家小姐明着暗着讽刺了一番后,她就越发明显了,心里惦记着人儿,想法设法给自己贴金,让自己配得上.....”

陈氏忽然止住了嘴,虽在自己的院子里,但是有些话该说不该说,有的人能提不能提,她心里还是明白的,毕竟他们一家最是懂得算计,这是她从小就眼见的道理。

李嬷嬷见陈氏闭口不言,便将自己话到嘴边的疑问给咽了下去,又说道:“那这事儿,咱们就先瞧着?”

陈氏哼了一身:“事出反常必有妖,怕不是在庄子里出了些我们都不知道的事儿,现在上赶着要来讨好老太太了。姑且就先瞧着吧,去把华儿和羽儿前些日子绣的平安符拿来。”

李嬷嬷疑惑:“二姑娘和三姑娘绣的平安符?奴婢不记得有这个东西啊,平安符不是夫人您前几日绣的准备给老爷的吗?”

陈氏瞥了李嬷嬷一眼:“我说那平安符是谁绣的就是谁绣的,嬷嬷跟了我这么久,怎的还是不知我心呢?”

李嬷嬷恍然大悟,忙认错:“是奴婢蠢笨了,那平安符自然是二姑娘和三姑娘绣的,还绣了好几个晚上呢。瞧老奴这记性,真是人老了不中用了,奴婢这就给您拿来。”

“她姜之湄懂得过去请安,我的华儿羽儿自然是不能落下的,这姜家,还没分家呢,中馈命脉还在老夫人手里把着,老夫人的心向着谁,那谁才能添一份好。”

“是,还是夫人想的周全,那是要等二姑娘和三姑娘回来了再过去福荣院还是您现在就过去?”李嬷嬷试探着问道。

陈氏将衣衫放置在一旁,沉吟片刻说道:“既然母亲那边又请了大夫,我这个做媳妇的自然是要过去请安伺候着的。”

“夫人是个孝顺的。”李嬷嬷在一旁笑着说道:“奴婢这就去准备。”

《嫡女当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