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解梦手札》解梦手札 凤小安 小说 鬼畜 解梦手札在线阅读

解梦手札

现代言情连载中

《解梦手札》为凤小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是八月的最后一天,午后的阳光稀薄的仿佛淡金子一

|更新:2021-01-07 15:03: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解梦手札》为凤小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是八月的最后一天,午后的阳光稀薄的仿佛淡金子一

《解梦手札》免费试读

这是八月的最后一天,午后的阳光稀薄的仿佛淡金子一般,影影绰绰的漏映在市区博物馆的房顶上。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博物馆门前,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从车上走下来,三十岁的模样,皮肤较为白皙,带着金丝边框眼镜,镜片下的眸子深邃,眼角有细微的散发光泽的纹路。身后背着个摄影包,看起来很重。

他用力的将车门关上,抬脚走上楼梯,准备过安检。

“早上好,沈先生,今天不用上课吗?”

博物馆门前的几个保安笑着同男人打招呼,沈云沛不但是一名民俗系教授,也是文物修复师,对所有的文物都有兴趣,也是博物馆的常客。无论有什么展览,他几乎都会出现,久而久之,这里的工作人员,几乎都熟识了他。

“早上好。”沈云沛抬了抬眼镜框,菲薄的唇角划开好看的弧度,“今天没课。”

打完招呼,沈云沛继续往前走。

博物馆内的视线较为黯淡,与室外阳光形成鲜明对,沉默的气氛给人一种浓郁的历史厚重感。

博物馆的展厅不尽相同,今日的旗袍展在最大的2号展厅。听说,今日的展品中会有那件“锦绣华裳”,而沈云沛,也因此而来。

穿过长廊,还未到达展厅,沈云沛就与匆匆赶来的博物馆馆长撞了个正着。

“刘馆长,怎么了?”

看着刘松柏慌张的模样,沈云沛猜想,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沈先生!”刘松柏停下脚步,神情少有的凝重,“出事了!”

刘松柏是市博物馆的第五任馆主,已经担任馆主二十年,这二十年,他一直尽忠职守,在任职期间,也没有出过一个岔子!可今天,偏偏出事了!

沈云沛跟着刘松柏一起进了展厅,已经有安保人员开始清理现场,准备封馆。

这场所谓的旗袍展,还没开始,就已经正式结束。

展厅里,大部分旗袍都在,唯独不远处的一块展柜里,空空如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里有件旗袍不见了。

“报警了吗?”

刘松柏看着空空如也的展柜,额头上的冷汗直流。他一边用自己携带的纸巾擦汗,一边询问身边的工作人员。

“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

“丢的是‘锦绣华裳’?”

沈云沛的视线落在展柜下方,上面的标签清清楚楚写着——105,锦绣华裳。

今天这儿一共有105件旗袍展览,这件刚好是最后一个。

抬眸看了一眼展馆上方的四个角落,每个角落都有监控,博物馆的安保系统也没有任何异样,为什么那件旗袍会突然消失呢?

“是啊,那件旗袍,可是我恳求一位捐赠者捐赠展览的,展览结束后,还要还回去!”刘松柏皱着眉头,“现在可怎么办?”

“刘馆长,你先别急,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旗袍不见了?”

沈云沛拍了拍馆长的肩膀,希望他保持冷静。

“这个问题,刚好也是我想问的!”

不远处传来男人沉重的脚步声,沈云沛和馆长一同抬眸看去,几个穿着便装的男人正朝着他们走来。

“刑警队,张佩纶!”为首的男人主动开口介绍自己,他在两人面前停下,锐利的目光上下扫视了面前的馆长一眼。“这位就是刘馆长?”

“你好,张警长,这件事,要麻烦你了!”刘松柏指了指身旁的空展柜,语气稍微平缓了些。“我们的工作人员在十分钟前发现旗袍不见了,他们通知我之后,我就立刻让人通知你们过来了!”

“十分钟之前?”张佩纶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也就是你们开馆之后的十分钟。”

“是的。”刘松柏点点头,“早上我们的工作人员例行检查的时候,东西还在。”

“也就是,旗袍是在开馆的时候不见的!”张佩纶看着面前的空展柜,来回踱步,“小王,去查一下博物馆门口的监控记录,查查开馆后的十分钟,有多少人进来过,又有多少人进了这个展厅!”

“好,我马上去查!”张佩纶身后的男人听了指示,点了点头后便立刻离开。

“刘馆长,我还需要这件旗袍的详细资料。”

张佩纶瞥了一眼四周的展柜,所有的旗袍都在,偏偏这件被偷走,一定有特别原因。什么原因呢?是因为藏品本身的价值,还是其他?

“这件藏品是一个私人收藏家捐赠展览的,关于旗袍的资料都在这里。”

刘松柏将一份文件递给张佩纶,接过资料,张佩纶的脸色瞬间冷了几分,“这是那件传说藏有藏宝图的旗袍?”

关于这件旗袍他曾有所耳闻,旗袍的年份并不算久远,光从手艺和年份来说,并不能决定它的价值,真正有价值的,应当是传说的藏宝图。听说那张藏宝图就藏在旗袍里,只要得到旗袍,就能得到宝藏!

“是啊!”刘松柏叹了口气,“但那也只是传说而已,对于我来说,那件旗袍本身的价值比什么所谓的藏宝图更加值得欣赏,怎么会想到真的有人来偷呢?”

“这样也就能锁定,偷旗袍的人,一定知道这件旗袍的秘密,并且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它。”

沈云沛突然开口,张佩纶抬眸看了他一眼,挑眉道:“沈云沛,真的到处都有你啊!”

“你们认识?”

刘松柏惊讶的看了他们一眼,没想到沈云沛居然连张警长都认识啊!

“老朋友了。”张佩纶点点头,视线又落在手上的那份文件上,“这个私人收藏家,叫南栀?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怎么能够联系上她?”

“南小姐性格比较孤僻,没有留任何联系方式,她只说,展览结束了,会来拿回这件旗袍。”

刘松柏现在只希望赶紧把那件旗袍找回来,不然这件事,一定成为他人生的污点!

“这么神秘?”合上手中的文件,张佩纶沉声道:“馆长,具体的细节我还要请你跟我回警局一趟,需要做个笔录。”

“好。”刘松柏转身,准备跟张佩纶回去。

“馆长,你刚才说,那个私人藏家,叫南栀,是吗?”

沈云沛今天的目的就是那件旗袍,既然没看见,他有必要亲自跑一趟。

“对,沈先生,你先回去吧,那件旗袍要是找到了,我一定会通知你的。”

刘松柏深知沈云沛的心思,不想让他失望。

“谢谢,我先走了。”走之前,沈云沛拍了拍张佩纶的肩膀,“记得,有消息也要通知我。”

“行了,知道了!”

张佩纶点点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他这个老朋友,不愧是个小说家,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

《解梦手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