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明司法日志》司法大明钟离昧 最新章节 大明司法日志T吧

大明司法日志

古代言情连载中

雀目新书《大明司法日志》由雀目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文,李珏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陈文觉得这个书生不仅对人的称呼奇怪,穿的也十分奇怪。 这里已经是西南边陲,居住百姓多为少数民族,男子穿着一般是身着白布短衣,头缠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5 18:03: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雀目新书《大明司法日志》由雀目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文,李珏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陈文觉得这个书生不仅对人的称呼奇怪,穿的也十分奇怪。 这里已经是西南边陲,居住百姓多为少数民族,男子穿着一般是身着白布短衣,头缠

《大明司法日志》免费试读

陈文觉得这个书生不仅对人的称呼奇怪,穿的也十分奇怪。

这里已经是西南边陲,居住百姓多为少数民族,男子穿着一般是身着白布短衣,头缠青蓝布,此人却一副士人书生打扮。

金真诠看出“阿文姑娘”眼里的困惑,笑着解释道:“我并非侬人,是这里的学堂儒士。与商续是旧识。他常在信中提起你,今日一见,姑娘果然气质不俗。”

陈文细细的琢磨这个“气质不俗”的形容,觉得好像是一个很牵强的褒义词……也不知道这个商续到底在信中是怎么形容她的……

商续乍见故人心中欢喜,之前被陈文气出来的阴郁一扫而空。

“真诠,阿南怎么样?”

金真诠笑着回答道:“一切都很好。就等着你来把这个结解开了。”

陈文在旁边听的云里雾里,商续这个人,真是……贼精贼精的。故意挑起她的好奇心,等着她先开口问吗?

金真诠言罢还要邀请商续同行,商续看着陈文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就拒绝了。

此行把陈文带来就是想让金真诠瞧瞧,既然陈文并无兴致,那他也不急于一时去叙什么旧情了。

于是金真诠没有再与二人多言,背着他那个快把他脊背压弯的箱笼往市集走。

陈文看他走远再忍不住好奇,开口道:“他是谁?他要去哪?”

商续见陈文终于主动开口了,一挑眉,想逗逗她。

但是又害怕陈文不禁逗,又不理他了。开口的话又变了方向。

解释道:“这个人是我两年前来广南巡视结交的好友。说起来,我还救过他一命呢。”

碧空如洗,天色与潭水一般清澈。艳阳高照,在这青色的山谷之中却也并不伤人。

商续与陈文慢悠悠的往回走,来往的侬人见得两人穿着不像本地人,却也和善的朝两人笑笑,足见其热情好客。

商续说话的声音也在这一片安宁的气氛中让陈文渐渐地放下芥蒂,认真地听商续讲他以往的经历。

“当初我刚到广南府,就遇上一桩命案。而且还是发生在黔国公府,也就是沐王府。我毕竟是仵作,当年初出茅庐也不懂什么官场规矩,一眼看出那人并非殴打致死。”

“于是我便直接提了出来。没成想,此番嫁祸,本就是沐王府内部的争斗。我横叉一脚,阴差阳错救了一个人。当时金真诠还不姓金,姓沐。也就是世代镇守云南的沐家人之一。”

“因为我的相助,他侥幸逃脱一死。却也对沐家彻底失望。我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屡试不第的闲散书生。”

“后来经历了这番变故,心态大变。当时又值广南土司与流官矛盾尖锐的多事之秋,于是沐真诠就改了母家的姓,跑到土司管辖的寨子里当起了学堂儒师。变相的履行自己沐家人的义务。”

陈文还是有几个地方没听太懂,于是开口问道:“流官是什么?他都被本家害的差点冤枉致死,又何必履行什么沐家人的义务?”

商续有些看不懂陈文了。不是大文豪吗,怎么一些常识性的问题反而不知道了?

耐心开口解释道:“流官就是与地方官差不多的官职名。不过广南地区比较特殊,实行的是土流并存的制度。土也就是土司,流指的就是流官。”

“广南地区山高水远,自沐英沐王爷打下这片江山之后,历代帝王都实行的这种制度。土司掌管军权,流官掌管政权。沐家世袭黔国公爵位,祖训世代流传‘生为大明屏障,死为大明忠魂’,所以沐家在云南充当的就是调节这流官与土司之间矛盾,镇守大明南部的角色。”

“金真诠这人也着实令人佩服。居然能孤身一人就跑到寨子里教书,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说服了侬人土司,让他来教寨子里的小孩。”

“他可是沐家人。与侬家之间的关系…不说敌对吧,但也算不上多好。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云南地界也容不下两个领头的。不过这也是朝廷刻意为之,御下之术嘛,不过一个平衡之道。”

“他刚刚去市集是换书去了。七月大暑,该给学堂的孩子们换书了。”

陈文听完之后,心中也对金真诠十分佩服。有信仰的人无论怎样生活,都有一股让人热泪盈眶的劲头在。

商续见陈文默默听完不再说话,他也不再开口。

到底有什么法子能让这个臭丫头敞开心扉的跟他谈一谈呢?这种单方面冷战还要持续多久啊…

而客栈这边,李珏双在大厅点菜,却与小二吵了起来。

“这份菜明明是我先点的,小二你为什么先给他上?”

“这…姑娘你稍等,菜马上就上。”

“我先点的,为什么我要稍等?而他是后来的,就可以坐下就吃?”

李珏双不依不饶。就算在京城,还没有人能让她吃上亏。

一旁被李珏双点名的沐昆眼睛眯了眯,在云南地界,还没几个敢跟他闹事的。

小二夹在两位中间十分为难。一看这姑娘就是初来乍到,还不知今年的黔国公府早已变了天。

在京十余年的沐小少爷一回来就继承了国公的爵位。现在正是他新官上任的立威之时,这姑娘还要来触霉头,今日他这小店怕是要掀起一阵风雨了。

李珏双见小二战战兢兢不再说话,于是抬眼打量隔壁桌的公子哥。

衣料是贵如黄金的丝绸,在广南地界确实少见。不过李珏双可是京城学士府的小姐,哪里会在乎这些身外物。

于是也不为难小二,直接走到了那位公子哥的桌对面,双手于背后一负还真有点她爹李阁老的气势。

站定之后,她清了清嗓开口道:“不知公子师承何处,难道不知这先来后到之理?”

沐昆饮酒的动作微微一顿,这才抬头正眼看对面的女子。

上身着墨绿色的对襟短衫,下身是浅绿色的罗裙,腰际别着禁步,穿着倒是清新典雅。不过这嘴里说出来的话与她这形象可真是太过不符了。

沐昆放下酒杯,开口道:“师承?可怜祖上有训,不得参加科考,也就没有师承。不过倒是有家规约束,《皇明祖训》,姑娘听过没有?”

客栈大堂内的众人立马跪倒一片。

李珏双脑子突然变成一团浆糊。皇明祖训?这小子是皇室宗族的人?

李珏双只愣了一会,也开始行礼。沐昆见着小女子傻站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一时起了兴趣,免了她的礼。

“不过嘛,姑娘,依大明律,对国公无礼,你可知是何罪?”

李珏双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但是又觉得自己没错,硬是梗着脖子不说话。

沐昆也看出来这姑娘不愿认错,笑了笑。又让侍卫把对面的板凳挪了挪。

“你坐下来好好陪我吃顿饭,本国公今日就不与你计较。”

李珏双咬牙,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怎么一来这就惹上了这位小霸王?

这位在京都可是鼎鼎有名的皇室权贵……才十岁就进了锦衣卫的狠人。

而此时还在按察使司张直和张骥万万没想到,只是把李珏双留在客栈,也能留出事来……

《大明司法日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