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穿书反派之女主太嚣张》快穿之反派女主有毒 天然受 穿书反派之女主太嚣张娘受

穿书反派之女主太嚣张

古代言情连载中

《穿书反派之女主太嚣张》为朝十六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她走进的这个铺子不大,但是东西却是不少。 不光有制作精巧的小刀,还有把把制作复杂的剑,一样一件的摆在一起,旁边还有和这些配套的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5 00:07: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穿书反派之女主太嚣张》为朝十六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她走进的这个铺子不大,但是东西却是不少。 不光有制作精巧的小刀,还有把把制作复杂的剑,一样一件的摆在一起,旁边还有和这些配套的刀

《穿书反派之女主太嚣张》免费试读

她走进的这个铺子不大,但是东西却是不少。

不光有制作精巧的小刀,还有把把制作复杂的剑,一样一件的摆在一起,旁边还有和这些配套的刀鞘,剑鞘。

“老板,这把小刀怎么卖。”容绫看中的是一把只有一个手掌大的小刀,虽然小了点但是做的很精细,非常好看。

“七两。”老板说道。

“七两有些贵了。”容绫皱了皱眉头“要不四两。”

“这姑娘!”老板也是做了很多年生意的,还没见过这么砍价的“你不要在这里打趣我,我还是很忙的。”说完就去照顾一旁的客人了。

容绫左瞧右瞧就手上这把看着喜欢,再次对老板说道“真的不能够便宜一点嘛?”

“不便宜!”老板回的斩钉截铁“不议价。”

“我......”容绫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只手把七两银子放在面前的桌上,耳边想起了说话声“我来付吧。”

容绫转头就看见北原站在身后,还没说什么呢,他又开口道“老板还要做生意呢。”

“你为什么付钱,我......”容绫还没说完,北原又打断道“替你付,不行吗?”说完就转身出门了。

容绫连忙拿回那七两,又从怀里掏出七两放在桌子上,然后追了上去。

“所以,为什么替我付。”容绫追到街上,然后把银子塞回北原怀中“我不差钱。”

北原摸着那些银子好奇的问道“那你为何犹豫不决?喜欢买就是了。”

“难道你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容绫真想知道这是哪家的公子,谈起钱来这么随便“吃穿用度都该节俭,这是作为祖国栋梁的美好品德。”

“虽然不是很缺钱花,但钱这种东西能省就省,这终归是没有错的。”容绫说了一大串,北原笑了笑,不知道她是哪里听来的,虽然有些听不懂,但还是有些道理的。

“是是是!”北原不想与她说这些无聊的事情,把银子重新放回怀里,便附和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欸!”容绫边走,边细细瞧着那把新买的小刀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是出来走走。”北原摸了摸太阳穴的位置,很明显犹豫了,在犹豫该怎么说。

“消食?”容绫猜到。

“嗯!”北原含糊不清的点头道。

然后两人都没有在说话了,就没目的的闲逛着,容绫看着什么都新鲜,左逛逛,右摸摸,什么都觉得好玩。

北原默默的在后面跟着,不出声,但也没有犹豫,容绫去了哪里他也就跟进哪里,这么一来一往竟然也不觉得累。

“虽然才一年的功夫,你不可能那么快的忘记我,可是现在的你见我却没有往日的一点痕迹,你到底是怎么了,是真的装的,还是出了什么事,忘记了我?”北原跟在容绫身后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小时候,他也是这样,不过是偷偷摸摸的,她瞧不见自己,但尽管是这样北原也会开心好久,直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直到他看见她在自己的药里下毒,直到他看见棺柩离开将军府的那日她哭的晕了过去。

北原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那日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被人救出后看见她的那个感觉,她在哭,她看着将军府在哭,那应该就是为了自己,就因为这个所以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回来,想好好问问她到底对自己是何种感情。

可是真的看见她了,又开始莫名其妙的紧张。

那日在自己的坟前偶然的瞧见了她,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说出的话有些不同。

“都城已经那么穷了吗?你要去江南要饭了?”

语出惊人,他只不过是怕她认出来才在脸上抹泥,衣服也只是因为身份的问题故意穿的不整洁,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说。

意外的地方还有很多,不光是语气,还有行动作为上,以前的她不会有过多的行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失了分寸,可是在木溪镇碰上她后,她的所有都改变了,说话不着调,动作粗鲁,实在看不出哪里有点高门大户小姐的样子。

“看!”容绫一下子跳到北原的面前说道“这个超级好吃,老板刚刚送了我一点,你要不要吃?”

“不要!”行为不雅,完全不知道男女有别,北原望了望天又说道“天色已暗,还不知道回去。”

“你说什么?”容绫看着她嘴巴动了动,以为他改主意了,想要吃点,立刻把手里的糯米糕塞进北原的嘴里。

北原从来没有被这么对待过,一下子愣在原地,容绫以为他好吃的忘记说话了,便一股脑的把手里的东西全塞他怀里,然后拉着他就往前走“觉得好吃就多吃一点,他们说前面还有夜市,我们去看看。”

不知道走了多久,逛了多远,等北原坐下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而容绫依旧热情高涨的在同一边的人说着什么,北原偶尔会听见“消息,客人,那是”这样的词传入耳朵,可他提不起任何的精神了,他觉得即使学武的那些时候也没现在累。

“你是这儿的人吗?”容绫突然转头对北原说道,然后又不管他回没回答又问道“那你知道每年上元佳节的天灯吗?听说很漂亮,过不了几天就能看见了,到时我来找你一起看好不好?”

北原看了她一眼,又把眼神移向了别处问道“你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吗?”

“什么时辰?”容绫认认真真的想道“过了多久了......坏了!小白还在等我呢!”

“那个!”容绫开始火急火燎的收拾自己从集市上买来的小东西“你那个也先回家吧,我们以后再聚,以后再聚,我先回去了。”

收拾完大包小包的背着,也不听北原说什么,疯了一样的往回赶,虽然她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但她知道听白已经等了很久了,估计怎么的也有一个多时辰了。

“我要走了,上元节不能和你一起过了。”北原看着容绫的背影默默的说道“估计我们要很久以后再见面了。”

路北原回到客栈的时候知行在收拾包袱。

“东海所有的边防图全部拿到了,现在只要北上与祭祀大人会合就行。”

北原推开了窗让风吹进来,他站在窗前突然问道“我是不是一定要与大梁为敌?”

面对突如其来的送命题知行选择沉默。

北原好像也不是在等着知行回答,自顾自的又说道“我当初是为了她回来的,自然也只是为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做这些事,只是父亲好像很在意。”

“大君也只是希望......”知行好不容易能回答一个,还给北原截胡了。

“我知道,父亲只是为了母亲。”北原说完也没有在说什么,但知行能听到他的叹息声,只觉得自家的主子肩上的担子有些重,他也只不过才十九。

“听白,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不是故意的,你也应该知道我这个人只要脑子一热便什么都忘了。”容绫一路上都在同听白说话,她重新回到原地的时候听白依旧站在那里,看不出表情,看不出喜怒,但她终归有些愧疚“我保证以后再这样我就是小狗。”

听白其实不知道容绫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但最后那句话还算是有些好笑的,起码她从来没有听过。

不知道是不是容绫的错觉她好像看见听白笑了“你笑了!不生气了是不是?”

“我从没有生气,刚才也已经同小姐说过了。”听白恢复了高冷脸说道“小姐还是回去和阁主解释吧。”说着推开了夕听阁的大门,容绫就看见阁主站在院中央,面无表情的闭着眼睛,像是再吸收日月精华。

听白默默的牵着马走开了,容绫突然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哪,脚该怎么走路了,这种小学生疯玩到很晚被家长抓包的感觉很久没有体会过了,好像父母去世之后就没有人会在家里等她了。

“回来的有些晚。”阁主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听得出来喉咙有些嘶哑,应该在这里待得很久了。

容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这时候嘘寒问暖是最可行的“外公,在这里等很久了吧!一定累坏了吧!快坐!”容绫说起话来一点都不见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从边上端来一把椅子,然后乖乖巧巧的待在一边。

老阁主知道自己有孙女的时候别提有多开心了,那时候几乎天天住在都城,日日都教她武功,她也很好学,起码比她娘差不了多少,后来她娘走后她待了两年便也回来了,那时候阁中就已经乱套了,以至于他没有时间再去都城。

当然他也没有想过自己的孙女一点都不介意现在的状况,还会叫他外公,这种感觉是做梦都会笑醒的。

“你别一个劲的想要讨好我。”老阁主觉得没有必要把事情说的那么清楚,问她为什么会接受自己,为什么什么都不问,就这样也很好,等到以后她自己想问的时候,自然就全部告诉她。

“原本今日你回来是想有事同你说,现在太晚了,先回去睡觉吧。”老阁主说道。

容绫觉得奇怪,自己去望月楼这件事昨晚他也听到了,为何不问问情况,现在有事为何又不说,真的难搞哦!

回到房中的她原本以为今天这么累,会睡得很好,没想到是一个不眠夜,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心中的感觉不太好,刚才在街上的开心劲全没了。

《穿书反派之女主太嚣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