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代罪丫鬟与君同》与天同岁与君同罪 全文章节 代罪丫鬟与君同君臣文

代罪丫鬟与君同

婚恋连载中

《代罪丫鬟与君同》为轩熙王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很出司寇俭意外,白日与银轿平行前进、夜间守立在殊月的大帐前直到半夜,虽然没再见面搭言却丝毫没有发生半件不平静的事,而且这样一平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8 18:03: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代罪丫鬟与君同》为轩熙王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很出司寇俭意外,白日与银轿平行前进、夜间守立在殊月的大帐前直到半夜,虽然没再见面搭言却丝毫没有发生半件不平静的事,而且这样一平静

《代罪丫鬟与君同》免费试读

很出司寇俭意外,白日与银轿平行前进、夜间守立在殊月的大帐前直到半夜,虽然没再见面搭言却丝毫没有发生半件不平静的事,而且这样一平静就是七日!她怎么了?!是因为见小东心切,所以一路都变得极为配合了吗?!司寇俭骑在马背上,心思却不自禁已飘入了银轿之内。

这七日里殊月每天都很配合地吃东西、睡觉,完全把她自己当成了一只乖乖的小猪,没有半分想要再次逃跑或是出格的事。

其实殊月哪里是不想逃跑,完全是因为这俱莫明其妙的身体不怎么受自己支配地结果。有时候莫名的全身瘫软,有时候莫名的头晕,有时候想计划想到一半又莫名的睡着……完了,离开了北朝自己真得要死了吗?!有些悲观地依在袁浅宁的怀里弱弱地看着绿意丛生的轿外,那一片片的新绿是北朝永远都没有的啊……

前行大军忽然分两路停下,一匹俊马踏烟而来,来人一到司寇俭面前便飞身下马单膝跪下:“北岭洲守城大将喻关拜见冀中王!”

“免礼,入城!”对谁都是这样冷冷地,司寇俭应了一声便不在多言地随喻关骑马向城门开进。

喻关对于司寇俭来说是比较熟悉的,也是他亲手提拔起来的边关守城将军。而且喻关已在边关这座北岭洲驻守了四五年,可以说对这里的一切都是熟悉万分,留他继续驻守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决定。

轿子停了?!殊月无力地掀开轿帘,一座由方形巨石垒砌而成的高墙横在眼前,高墙脚下便是几丈宽的护城河,潺潺地流水声与需仰望的护城墙形成极让人压抑地气势磅礴。抬头望去,城墙上“北岭州”三个字苍劲有力,更是让殊月触目惊心!

“北岭洲”!已经到了“北岭洲”了!这是东朝里与北朝最为相近的一个城池,也是常年###的一个城池。因为“北岭洲”地处东朝与北朝、南朝、西朝的接口处,四国之争必在这里燃起战火!所以这里居住的百姓基本上只剩下一些祖籍在此的老弱病残,稍稍年轻气盛的都早已离乡背景地另谋出路了。

不过留守在此的东朝大军倒是让这“北岭洲”充满了些许的活力,城楼上排列整齐的黑铁盔甲军如一面面东朝大旗般笔直挺立而不容侵犯,城中巡逻的一支支小分队更是雄姿英发精神抖擞!

终于踏上了自己的国土,司寇俭这才稍稍放松警惕地松了一口气。

脱掉沉重的银色盔甲换上一袭湛蓝色的丝面长袍,将头发用盘龙白玉簪高高的束起,腰间宽窄有度的淡金色盘龙腰带稍稍束紧,气宇轩昂地立于喻关将军安排的议事房内。北岭洲各守城将军与冀中王部下大汇合,立即投入了近期边关议事中。

原来这北岭洲的知府及城内部分文官在前一个月南朝来袭中牺牲了,皇帝新任命的知府正在赶往途中,估计还有三四个月才能到达。而这期间城里的大小事物基本都由喻关统一协调,北岭洲自然也成了没有文官的一座城池……

议完事后已是暮色,司寇俭居住的小院内已是月光如水……连日赶路议军事,还没来得及问及爱将钟远的情况呢!这家伙,如何处置他才好?!

“禀告王爷,北朝左丞相宁贤德有事进言。”正扶头凝想,贴身侍卫扣手单膝跪下。

宁贤德?!这几日心思全在殊月身上,还真是忘了有这个人的存在呢!不过经侍卫的一提醒倒是让他想起来了,那日宁贤德自作聪明地言语。

“让他进来。”说着,全身靠进了宽大地坐椅中闭目养神,反正所有人只能看到他那具冰冷的面具,不知他真实表情如何。

“微臣叩见王爷。”宁贤德双膝跪下,双手撑到地面重重地一叩头。

真是一幅奴才样,堂堂一国之丞相竟然在敌国王爷面前这般的低声下四。司寇俭不屑的哼了一声,抬了抬手示意他可以坐到一边去。

“王爷,微臣刚刚经过如画宛,觉得里面很是怪异,所以特急着来禀告。”宁贤德并不入坐,跪在地上又叩了一个响头后故意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

什么?!如画宛?!那是白日里按排给殊月的别宛,难道她……又出了什么事?!来不及具体询根问底,司寇俭快速起身向如画宛走去,而跪在地上的宁贤德嘴角浮上一丝难以捉摸地笑意。

不大一会儿功夫,颀长的司寇俭已和贴身侍卫立于如画宛门外,隔着窗子便听到里面殊月痛苦的娇吟声。

殊月、真的出事了!

来不及多想,司寇俭令侍卫在院门把守,自己单独直入宛中。

“殊月、殊月……你怎么样啊!别吓我啊!”咔嚓一声,仿佛是什么瓷器摔碎的声音,接着便是另一个女子担心的询问。

“殊月!”跨入房内,只见殊月着着一身烟波蓝丝质长拖裙正一脸潮红却又无力的俯在地面,与司寇俭身上的湛蓝色遥遥相对。

“你给我吃了什么?!你给我吃了什么!!”看到一双深色的官靴立在眼前,殊月一抬头便看到那具冰冷的面具,不受控制地如同一只小兽般的低吼道。

又是装中毒?!同样的伎俩竟然用两次,也太没技术含量了吧!司寇俭微微地皱眉走上前来,蹲下身子搬住殊月的下巴仔细地看着她那张分外美艳动人的小脸。

“要不要我叫郑先生再来帮你把脉?!还是……让我亲自给你把?!”扣紧她尖尖的小巴,对上他眼的又是那双熟悉地充满怒火的眸子。

“你、你敢对我不敬,小东不会放过你的!”冀中王的冷酷与无情殊月不是没听过,可是他却对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放纵却是殊月没有想到的。这里面只有一外解释,那便是小东的存在!此时正值初春,殊月却是满头的细汗,贝齿紧紧地将樱唇都要咬出血来。

“是吗?!”嘴里依然冷峻无比,心里却有些柔软起来。她竟然拿小东来威胁自己,看来小东至始至终在她心里的形象都是坚不可催的!大手伸过去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微微眯着眼睛感受着她那奇怪的脉象,一般的小病他还是把得出来的。

“放手!不要你管,放手!!”殊月继续低吼着,声音却是越来越低哑无力。

“你们都给我出去!到别宛以外的地方,没本王的批评不得踏入别宛一步!”忽然,司寇俭蓦然站了起来,对着袁浅宁及门口的护卫大吼一声。

纵然殊月的脉象再奇怪,司寇俭也能摸明白。这次她真的中了毒,而且、还是那种毒!!

“可是……殊月……”袁浅宁壮着胆子低声询问了一句,虽然也曾听殊月说过这个冀中王不会对她怎么样,可是看到这样的情景还是让她心里七上八下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让你滚出去,没听到嘛!”又是一声低吼,拉起袁浅宁的胳膊往外一送,袁浅宁惊呼一声便飞了出去,幸好被门外守卫的士兵接住后半拖半拉的拽到外面。

竟然有人在司寇俭的眼皮底下对殊月用毒,如果让他把这个人找出来一定碎尸万断!

回头,殊月还是一脸愤怒地看着司寇俭,看来她中毒的事她自己心里也有了些分寸,而且那如火的眸子里更多的是对司寇俭的不信任……

又猛的将刚刚关上的别苑门打开,司寇俭冷冷地命令道:“你、马上把郑先生给我叫过来!”

士兵如脱了缰的野马般向外跑去,谁都知道眼前这事是十分火急的。

“郑先生,除了那个……还有没有其他解。”一见立在门口不敢进来的郑先生,司寇俭马上询问道。

“这个……”

“快点告诉本王,除了那个……还有没有其他解!”心急火燎地看着尴尬的郑先生,恨不得钻进他的脑子里马上搞清楚解决办法。

“媚毒是种很常见的毒,解法什么人都知道。可是如果不用那种方法……也还是有一个法子,只是这位姑娘如果吃了那种解药以后就不会再有生育。”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郑先生也敏感地觉察到这个姑娘与司寇俭的不寻常关系。一向冷峻的司寇俭不管何时何地,顶多也就是脾气不好却不会自乱方寸,可是在他遇见怀里的这个姑娘时郑先生已经知道他乱了,而且不是一般地乱!

“哪有这种解药?!那不是害人么!”

蓦然起身着好衣袍,戴上面具,冷冷地大踏步向外走去。苑门口,袁浅宁靠着苑墙而坐,闭着眼竟然没有觉察到司寇俭的到来。卫士刚要摇醒袁浅宁却被司寇俭打了个手示制止,然后低头对两名士兵耳语几句,其中一个士兵领命而去,另一个蹲下身子叫醒袁浅宁交待着。

抿紧嘴唇向另一个别苑走去,冰冷地立于堂内傲然如松!

“王爷,真是要这两幅药?!”郑先生已经来了,手里拿着两只白瓷瓶。

“嗯!您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

“微臣多言一句。这失魂散倒是没什么,可以让那女子忘记昨夜的事;可是这避露丸却是一幅厉药,多半女子吃了都会有不适的反应,更何况那女子现在脉象紊乱虚脱不定……”

“先生不必多言,她吃死更好!”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腹腔中发出。真的死了更好吗?!拳不自觉已握紧,耻辱和愤怒如潮般袭来,怎么也不曾想到她竟然是一个不洁的女子!!而自己堂堂东朝王爷,竟然昨夜成了工具!

郑先生不再多言,带着药瓶前往如画宛交复王命。

袁浅宁已含泪帮殊月盖好锦被,锦被的四角都被袁浅宁扯得四四方方。看着躺在床上仍然昏迷不醒的殊月,袁浅宁再也忍不住地坐在床

《代罪丫鬟与君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