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羡云》羡慕的意思 鬼畜 羡云健气受

羡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羡云》由仨狸猫仆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黎,那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屋内的气氛有些低迷,毕竟都还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纵然比常人多了些见识,但始终缺乏了点应对的底气,说到底还是年轻了些。 沈黎喝完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2 06:04: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羡云》由仨狸猫仆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黎,那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屋内的气氛有些低迷,毕竟都还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纵然比常人多了些见识,但始终缺乏了点应对的底气,说到底还是年轻了些。 沈黎喝完了

《羡云》免费试读

屋内的气氛有些低迷,毕竟都还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纵然比常人多了些见识,但始终缺乏了点应对的底气,说到底还是年轻了些。

沈黎喝完了一杯茶,这才以手扣了扣桌子。“好了,把你们脸上的呆意都收收。学学青杏,先把手边的事情做好。”

“莺蓝,你去跟长乐打听下大公子膳食上的喜好。既是咱们的小厨房来做这顿饭,总不能太失礼。”

莺蓝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抬起头,“啊,奴婢就这么直冲冲的去吗?”

沈黎好笑的隔着虚空点点她的额头,“在大公子面前,不必玩弄那些小手段。咱们本就是为讨他喜欢,不跟他身边人打听跟谁去?”

“是,夫人。”莺蓝也醒过神来,眼睛一转随即笑着下去了。

斐绿跟着福了福身子,“那奴婢去厨房先跟林嫂子打个招呼。”说完招呼着小丫鬟进来端过收拾好的食盒,也跟着转身下去了。

青杏在一旁给金猊熏炉换好香,见着沈黎坐在窗前的卷足榻上发呆,不由笑问道:“主子倒是喜欢这个地方。”

沈黎回过头来笑了笑,伸手指了指院子里那颗茂盛的梧桐树:“银杏、丹枫和梧桐,是我三大爱。偏巧这里就有一棵梧桐树,算是心里一个好兆头。”

青杏也走过来,点点头道:“可见这也是缘分所致,合该与咱们有缘。”她正要接着说话,沈黎却突然竖起了手指轻轻的“嘘”了声。

“我好像听到了猫叫。”沈黎猛地站起身来,探出身子去仔细听了听。“真有,应该在西厢房那边的屋子。”

青杏忙扶住她笑道:“奴婢也听见了,主子先等等。奴婢去找人问问,看看是野猫还是家养的。”

“应该是野猫吧,难不成大公子一个大男人还养猫不成。”沈黎道。

“那也得找人先问问,您如今身份贵重着,哪能冒冒失失扑过去。”青杏替她整理好衣裳,又笑道:“庄主之前要把白雪送您,您不肯要。现在不过听见了几声猫叫,连影儿还没见就急成这幅模样。”

沈黎眼里因为刚刚的高兴而浮起的亮光,瞬息就黯淡了些,声音也沉了下来。“人怎么折腾都好过活,白雪却不行,何必让它受这个苦。眼下虽不在一块,但我知道容叔叔必定会让它好好的。他那个人啊,最是面硬心软。”

青杏话一出口就知不对头,忙道:“主子在这里稍坐,奴婢这就去找人问问。”

先前的高兴劲儿已去一半,沈黎闻言点点头,嘴角又是之前的那点笑意。“去吧。”

青杏这会不敢再多言,屈身福了福自去了。

屋子里帘子轻轻一晃,再无旁的声音。她素来不喜欢屋子里人多,平素除了四个大丫鬟,屋子里是不留别人伺候的。

沈黎对着一屋子的寂静,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随即歪着身子靠到了窗台上。等瞧见了梧桐树上跳跃的光影,她心情忽然又好了点。

没多久青杏就引着一个小丫鬟进了屋子,她让人先在外间候着,自己撩起帘子进来福身道:“回主子,已问清楚了。说起来还真有点出人意料,那小猫是大公子养在这个院子里的,还有人专程照料着。名字叫梧桐,听照料它的小丫鬟说昨晚还叼了一只小猫回来。”

沈黎直起身子,“是它自己生的吗?怎么就叼了一只回来,余下的呢?”听着就是爱极了猫的,还没碰面已经连它的孩子都关心上了。

青杏抿着嘴微微一笑,摇头道:“该是外面的小野猫,丝儿说梧桐是只小公猫,还不到一岁来着。”

沈黎听了,朝着外间挑了挑眉。“请她进来,我问问。”

“是,主子。”青杏去揭开帘子,笑着朝在外间候着的丝儿笑了笑。“快进来吧,夫人传。”

丝儿看起来年岁也不大,应该就十三四岁的样子,面儿瞧起来憨憨的。“奴婢给少夫人请安!”

“起来吧。”沈黎笑着抬了抬手,“西厢房的梧桐是你在照顾着?”

“是奴婢。”大约沈黎的和气和笑意缓解了丝儿的紧张,又是提到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很流利的回答道:“从刚出生就是奴婢喂养的,一直到现在。”

“你很不错。”沈黎点点头,又朝青杏看了一眼。

青杏自从袖口里掏出一吊钱,递过去给丝儿。“咱们夫人未出阁时也有只小猫,远来南域路途奔波不能偕同。现下见着梧桐很是喜欢,不知可否抱来咱们屋里看看?”

丝儿一张圆乎乎的脸红扑扑的,一边慌不急的摆着手,一边回道:“可以的可以的,大公子今早还吩咐要是夫人喜欢,随时可以将梧桐抱过来陪您玩耍的。”

沈黎一怔,又是大公子吩咐,这人瞧着也不像是喜欢在小事上耗神的,怎么今天连着两件小事都留上了心。

她婚事定下之后,又拼着与沈府一刀两断的决绝不肯避开。

容大庄主无奈之下,只得叫人将顾韫平生的资料全部收集起来给了她。末了也不多言,只是叹了一句“可堪大才,却不是你的闺阁良人。”

容叔叔向来精辟,他不多说自是知道这人不是自己的良配。偏又前缀“不是你的”,那必是自己和这位大公子天生就有不合之处。彼此一北一南的身份早已在明面上,不当再值得容叔叔叹气。容貌自诩不比沈府其他几位小姐差多少,又是容叔叔一手栽培长大。论这些容叔叔绝不至于觉得她会露怯,仍觉得不妥那只会是两人为人处世上的不合。

南下的这一路上,她思绪转了千百回。等见着了,却也只觉得这人虽不会什么体贴小意,但也就是刻板刚直了点,其他的倒还好。

要说委屈倒不至于,比这更坏的情况她都有了准备。但心里深处,总还是有些意难平。

这世间深情若没见过,便也不觉得相敬如宾让人心灰。但若见过了,自会时不时来心里走一遭。

这会见了以为不懂体贴的人做出如上几番举动来,顿时就有些触动跳过心头。

丝儿这么说了,沈黎也不是矫情的人,立时就让丝儿去将梧桐抱了来。西厢房离这十几二十步路远,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青杏就去挑起帘子接了丝儿进来。

哟,这真是看一送一了。丝儿抱着梧桐,梧桐搂着雪白蓬松的奶猫。

丝儿也瞧见了沈黎的眼神,忙解释道:“梧桐不肯松开小的,奴婢怕它待会呆不住,只得一起抱了来。夫人要是不喜欢,奴婢在一旁抱着。”

沈黎摇摇头,起身从丝儿手上接了两只一起拢在怀里,笑着道:“不碍事,我家里那只也是在我身边长大的。看见这只小的,就想起我家那只小时候。”

青杏去柜子里翻了一个平枕出来,放在卷足榻上。又笑着道:“瞧这样子,可真让人爱到心里去了。丝儿你再去厨房,让人弄点新鲜煮烂的鱼糜和羊奶来。瞧这样子,没点吃的怕是哄不来。”

丝儿见少夫人和青杏姐姐都是眉眼带笑,心里也高兴极了,忙点头道:“是,奴婢这就去。”

《羡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